湖湘文化点亮湖南旅游

2017-08-25 09:32:1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编:刘玉锋]
字体:【

蒙古国青年(图左)和中国青年(图右)在橘子洲头与毛泽东像合影

2017年,“一带一路”青年创意与遗产论坛在岳麓书院开幕

外国人在观看湘剧

曾国藩故居富厚堂(图片均由杨俊峰摄

“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古代诗人谭用之一首《秋宿湘江遇雨》让世人记住了一个地方——湖南。

湖南,古称“楚地”,地处中国中部、长江中游。宋代划定为荆湖南路而开始简称湖南,省内最大河流湘江流贯南北而简称“湘”,因此湖南也称潇湘。湖南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相传炎帝神农氏在此种植五谷、织麻为布、制作陶器。坐落于株洲市的炎帝陵成为凝聚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舜帝明德天下,足历洞庭,永州九嶷山为其陵寝之地。湖南自古盛植木芙蓉,因此又有“芙蓉国”之称。

从立志“上下求索”的屈原,到断言“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的贾谊;从造纸术的发明者蔡伦,到以一本《伤寒杂病论》流芳于世的张仲景;从以“欧体”著称于世的名家欧阳询,到“颠张醉素”的“狂草”怀素;从出淤泥而不染的周敦颐,到“另起炉灶,重开世界”的曾国藩……湖南地灵人杰,纵观中国历史,在政治、经济、哲学、文化和科学领域人才辈出,因此古人发出“惟楚有才”的感慨。

在历经先秦湘楚文化的孕育,宋明中原文化等的洗练之后,湖南产生了具有区域性特点的文化形态——湖湘文化,并在近代造就了“湖南人材半国中”“中兴将相,什九湖湘”“半部中国近代史由湘人写就”“无湘不成军”等盛誉。而在湖湘文化的熏陶中,湖湘精神也应运而生。湖南人刚是内核,毅是灵魂,灵是气质。霸蛮与灵泛,能辩证统一。既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坚忍之志,又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豪迈之气。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回首过去是为了更好地把握现在,展望未来。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湘认为,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今天,研讨湖湘文化有了新的时代含义。本报记者最近来到湖南,沿湘江而行,走访长沙、双峰和岳阳,探寻湖湘文化的本源,体会湖湘文化的蕴意。

长沙: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雨后的长沙空气清晰。沿着湘江西岸行进,两岸高楼林立,江畔大街上,车水马龙穿梭不停。8月8日,本报记者从长沙出发,访查湖湘文化的发展脉络,第一站便是岳麓山。岳麓山其山脉属南岳衡山,古人把岳麓山列为南岳七十二峰的最后一峰,称为灵麓峰,南距衡山山脉主峰祝融峰直线距离102公里。目前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学校均位于岳麓山,长沙市已经把个古代名山打造成了一个现代化的大学城。

而真正让岳麓山名闻天下的,是山上最典型的建筑——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坐落于湖南大学校园内,位于岳麓山的山腰。在其正门两边,一副白底黑字对联赫然引入眼帘,“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八个正楷大字端庄立于其上。记者了解到,岳麓书院现存建筑大部分为明清遗物。主轴线的主体建筑依次为前门、赫曦台、大门、二门、讲堂、御书楼。讲堂两侧是半学斋、教学斋,是学生的教室和宿舍。两侧是主体建筑。东路黄瓦红柱的是文庙,西路百泉轩及园林建筑,这是古代书院比较典型的格局。

北宋开宝九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由官府捐资兴建,正式创立岳麓书院。北宋祥符八年,宋真宗召见岳麓山长周式,御笔赐书“岳麓书院”四字门额。此后,历经南宋、元、明、清各代,至清末光绪二十九年,岳麓书院与湖南省城大学堂合并改制为湖南高等学堂,沿用书院旧址。1926年,湖南高等学堂正式定名湖南大学,仍就书院基址扩建至今。1988年,岳麓书院建筑群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沿着主轴线深入书院,可以看到大量的碑匾文物,如唐刻“麓山寺碑”、明刻宋真宗手书“岳麓书院”石碑坊、“程子四箴碑”、清代御匾“学达性天”“道南正脉”、清刻朱熹“忠孝廉洁碑”、欧阳正焕“整齐严肃碑”、王文清“岳麓书院学规碑”等等。

长沙市委外宣办主任陈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岳麓书院古建筑群分为教学、藏书、祭祀、园林、纪念五大建筑格局,历经千年而弦歌不绝,学脉延绵。其在历史上最有名的事件,当属“朱张会讲”。在岳麓书院讲堂的左右墙壁上有四个大字“忠、孝、廉、节”,它是宋代理学大师朱熹在这里讲学时亲笔所书。讲堂的正中是一个高约1米的长方形讲堂,这是以前老师讲课的地方。宋乾道三年(公元1167年),朱熹来访岳麓书院,与张栻论学,举行了历史上有名的“朱张会讲”。据说当年两位会讲的时候盛况空前,从全国各地赶来听讲的人数达数千,就连池塘里的水都被喝干了。

岳麓书院,代表的是湖湘文化中严谨治学、尊重知识的精神,其核心是强调实事求是、经世致用。而这种精神,一直传承到现在。从岳麓山下到湘江边,可以看到江心处有一个狭长的江心岛。远远望去,有一个将近10层楼高的青年半身雕像。发型迎风飞扬,独立湘江之心,望向远方。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橘子洲头,而那迎风而立的雕塑,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塑像。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毛泽东青年时代,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时,常会同学友到洲头搏浪击水,议论国事。1925年,他挥就脍炙人口的诗篇《沁园春·长沙》,抒发了济世救民的豪情壮志。不仅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更要通过“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湖南人正是凭着这一股家国天下视为己任的豪气,在近代中国大地上奔走重装,打碎一个旧世界,建成一个新中国。如今,长沙市委市政府正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带领长沙市奔向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岳阳:忧乐精神千古传承

8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洞庭湖畔的岳阳市。市委宣传部部务委员罗岚带领记者前往岳阳楼采访调研。岳阳楼位于湖南省岳阳市古城西门城墙之上,下瞰洞庭,前望君山,自古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之美誉,与湖北武汉黄鹤楼、江西南昌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

然而当见到岳阳楼本尊时,却难免有些失望。岳阳楼看似并不如文字描述中的宏伟,而洞庭湖也没有云梦大泽的辽阔壮观。实际上,与岳阳市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相比,岳阳楼这个当年的宏伟建筑,已经是个“小矮个”了。

岳阳楼的闻名是因为那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千古名句出自北宋文学家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岳阳楼的成名是实实在在的以文著名。《岳阳楼记》乃范仲淹应好友巴陵郡太守滕子京之请,于北宋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9月15日为重修岳阳楼写的。文章通过对洞庭湖的侧面描写衬托岳阳楼。滕子京是被诬陷擅自动用官钱而被贬的,范仲淹正是借作记之机,含蓄规劝他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试图以自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济世情怀和乐观精神感染老友。

千古之后,楼已不复当年的宏伟壮观,然而心怀天下苍生的“忧乐精神”却留存至今,称为中国仁人志士为之坚持的志向和原则。

岳阳市政府新闻办主任赵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源自湖湘文化的湖湘精神,不只是“忧乐精神”,“淳朴重义”“勇敢尚武”“经世致用”“自强不息”也是湖湘精神的关键所在。“淳朴”,即敦厚雄浑、未加修饰、不受拘束之性。“重义”,即强烈的正义感和向群性。“勇敢尚武”,即临难不惧、视死如归的精神。二者融贯,构成了湖湘文化独特的强力特色,也就是钱基博先生所说的:“湖南人所以为湖南,而异军突起以适风土者,一言以蔽之曰强有力而已。”

“经世致用”,即重视实践的务实精神,是实践理性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参与意识的集中体现。这就是范仲淹“忧乐精神”的核心。优乐精神成为—种“当今天下,舍我其谁”的“敢为天下先”的豪迈气概,给湖湘文化提供了明确的奋斗目标。历史上有人评说,“自强不息”强调“天行健”的奋斗精神,湖湘文化将它列为“人极”的范畴,视为文化的“极则”。这就赋予了湖湘文化独特的哲学依据。正是由于这点,湖湘文化具有了“独立不羁,遁世不闷”的特殊品格。

从宋代湖湘学派创立时起便已形成的经世致用的学风在湖南士人中代代相传,它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尤其注重解决现实中的实际问题。另外湖湘文化中的爱国主义传统尤为突出。最早在湖湘大地奏响爱国主义乐章的是屈原,继为贾谊。湖湘文化中还蕴藏着一种博采众家的开放精神与敢为天下先的独立创新精神。“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湖湘文化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独具特色的区域文化,就在于它具有博采众家的开放精神。

双峰:潇湘洙泗荆蛮邹鲁

双峰县隶属于湖南省娄底市,成立于1951年,以县境内有两座山峰相对耸立而得名。从长沙驱车至双峰,需要2个小时的路程。沿途山峦起伏,重林叠嶂。树木茂密,水田广布,点染在山水之间的,是有徽派特色的地方民居。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入双峰县境内后,可以看到连片的荷塘。从远处的山脚到近处的公路,荷叶绵延起伏,随风摇曳,就像海上的波浪。数不清的荷花点缀其中,粉白相间的花瓣,在清澈日光的映射下轻轻地摇曳身姿,真所谓“濯清涟而不妖”。不一会儿到达了荷叶镇。

荷叶镇位于双峰县东面边陲,东与衡山、湘潭接壤,南与衡阳毗邻,西北与该县石牛、沙塘、井字交界,是湘衡公路与107国道的交汇处,是湘中、湘西通往南岳衡山的必经之地。境内群山耸翠,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交相辉映。该镇是清代名臣曾国藩的故乡。到访荷叶镇,不能不看富厚堂。

富厚堂,又名毅勇侯第,是曾国藩的侯府,总占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主体建筑近1万平方米,是典型的沿中轴线对称的明清回廊式建筑群体。曾国藩谥号“曾文正公”。同治四年(1865年)秋,曾国藩动员家眷回籍,因夫人欧阳氏对旧居黄金堂门前“塘中有溺人之事,素不以为安”,即令其子曾纪泽“回湘禀商两叔”,移兑富托庄屋,由曾国潢、曾国荃、曾纪泽经手主持,依照侯府规模,花10年功夫营造了富厚堂。

富厚堂为土石砖木结构,回廊式风格,内外群有八本堂、求厥斋、旧朴斋、艺芳馆、思云馆、八宝台、辑园、凫藻轩、棋亭、藏书楼等各种建筑,当年正门上悬挂着“毅勇侯第”金字牌匾。整个建筑虽具侯府规模却古朴大方,虽有雕梁画栋却不显富丽堂皇,1866年秋,主楼竣工,曾国藩夫人、子女和儿媳即回籍住进了富厚新屋。

在双峰县召开的湖湘文化座谈会上,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彭云辉向本报记者介绍说,富厚堂原称八本堂,取曾国藩“读书以训诂为本,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少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忘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的家训。后曾纪泽据《后汉书》“富厚如此”而改现名。

走进富厚堂中,感受最深的是曾国藩的治家之道。曾国藩有一条十六字治家箴言:“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读曾国藩家书,随处可见其对其兄弟、孩子这方面的谆谆教诲。如咸丰四年七月廿一给诸弟的信中就说到:“家中兄弟子侄,总宜以勤敬二字为法。一家能勤能敬,虽乱世也有兴旺气象,一身能勤能敬,虽愚人亦有贤智风采。”而重视知识也是曾国藩治家的特点之一,在富厚堂的会客厅侧壁,挂着曾国藩治家八字诀“考宝早扫书蔬鱼猪”,即敬奉祖先,周旋亲邻,起早,扫屋,读书,种菜,养鱼,养猪八事。

从岳麓书院到富厚堂,记者感受到非常浓厚的湖湘文化气息。湖南以儒学文化为正统,被学者称为“潇湘洙泗”“荆蛮邹鲁”;唐宋以前的本土文化,包括荆楚文化。这两个渊源分别影响着湖湘文化的两个层面。在思想学术层面,中原的儒学是湖湘文化的来源,岳麓书院讲堂所悬的“道南正脉”匾额,显示着湖湘文化所代表的儒学正统。从社会心理层面,如湖湘的民风民俗,心理特征等,则主要源于本土文化传统。这两种特色鲜明的文化得以重新组合,导致一种独特的区域文化形成。

所以,探讨研究湘学者,能发现湖湘文化中的儒学正统特色;而考察湘人者,则更会感觉到荆楚山民刚烈、倔劲的个性。当然这两种文化组合是相互渗透的:湘学的学术思想总是透露出湘人那种刚劲、务实、敢为人先的实学风格和拼搏精神,而湘人的性格特质,又受到儒家道德精神的修炼,故而能表现出一种人格的魅力和精神的升华。如曾国藩在自我人格修炼时追求的“血诚”“明强”,“诚”“明”的理念均来自于儒家典籍和儒生对人格完善的追求。而“血”“强”的观念又分明涌动着荆楚子民的一腔血性!包括曾国藩组建的湘军,其成员主要是湖湘之地的山民,曾国藩既看中了他们的直爽、刚劲的湘人性格,又要求他们学习儒家道德和文化修养。(李建兴 田晓明 李有军 杨俊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