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福建茶文化落地北美考察之建盏编

2017-12-30 15:47:02 [来源:加福联(微信号))]  [责编:黄煌]
字体:【

本编考察图记以下两附文(由建阳区文体局提供)

1. 建窑建盏----天下第一茶盏

2. 飘香千年的建本

建窑建盏----天下第一茶盏

建盏产自建窑,“建窑”是我国著名的古窑之一,大量遗址位于今建阳市,它的制品在宋代已负盛名,由于宋时崇尚斗茶之风,故除了必需提供优质的茶叶之外,还需要有最适于斗茶所用的茶具。建宁府宋时已出产许多贡茶如建瓯北苑贡茶、武夷山御茶,"建盏"又是当时上至至尊、下及士大夫们都认为是斗茶最佳的珍品。宋代的著名文人墨客就有一些名句来称颂它。例如"兔毫紫瓯新"、"忽惊午盏免毫斑"、"建安瓷盌鹧鸪斑"、"松风鸣雷兔毫霜"、"鹧鸪碗面云萦字,兔毫瓯心雪作泓"、"鹧鸪斑中吸春露"等。建盏被誉为“天下第一茶盏”,“瓷坛黑牡丹”。

古老的烧制技艺----人窑对话、火土共舞

建窑建盏烧制技艺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要经过选瓷矿、瓷矿粉碎、淘洗、配料、陈腐、练泥、揉泥、拉坯、修坯、素烧、上釉、装窑、焙烧等13道工序。 建盏的制作采用当地的坯土,原矿等自然物为材料,手工拉坯成型。双手将泥拉成器坯,要成竹在胸,一气呵成。灵活运用,推、拉、收、放等手法,找到器壁最佳形式成型。2009年,被列入福建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5月23日,建窑建盏烧制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建盏已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世界最长的龙窑--千年的记忆

坐落在建阳市水吉镇后井村的建窑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窑场之一。龙窑内散落着不少陶片及匣钵,一层层地埋藏在土中。1989年12月至1992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单位联合对大路后门等窑址进行了大规模科学挖掘,清理了晚唐五代至宋末元初的龙窑基地十座,最长的龙窑长达135.6米,为国内已知最长龙窑,亦堪称世界之最。1999年建窑遗址考古挖掘被评为"建国以来福建省十大考古发现"。

千变万化的建盏品种----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建窑烧造的瓷器品种有青釉瓷器、黑釉瓷器,以黑釉瓷器为主黑釉瓷器又以兔毫盏为主,是宋代最佳"斗茶"用具之一。此外,还有油滴、鹧鸪斑、曜变等釉均是宋代黑釉瓷器的代表作,建窑黑釉瓷一度曾是贡品,受到宫廷青睐,并还流传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深受当地人民欢迎,在中外文化交流史具有重要地位。建窑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产物。一句话概括,就是因茶而兴,因茶而亡。

建窑茶盏主要有下列品种:

一、兔毫

兔毫无疑是建盏最大宗的产品,是宋代主流建盏追求的艺术表达形式。兔毫这个名字很形象,黑釉上的细丝结晶,一根一根就像兔子的毛一样。后人又给兔毫细分了几个种类,如金兔毫、银兔毫、青兔毫等等。

二、曜变

曜变盏内外不均匀地排列着一些斑点,这些斑点大小不一,在光线下会闪耀七彩光晕。曜变完整器存世仅有三件,都在日本,日本人视为“国宝”。

三、油滴

油滴盏釉面遍布金属光泽的斑点,斑点可大可小。这极有可能是宋人所谓的“鹧鸪斑”,因为鹧鸪白斑状羽毛和它非常像。北方也有窑口烧造油滴盏,效果不如建窑。

四、乌金釉

乌金釉也叫绀黑,或者干脆简称黑釉。这类盏的釉色,大多只呈现黑色,不带太多的杂色。黑色过去又称玄色,仔细盯着漆黑一片又闪闪发光的釉面,那种感觉还是很神秘的。

五、柿红

顾名思义,釉色如熟透的柿子。

六、龟裂

龟裂现象和烧造温度有关,大多为生烧。不过,这种大面积的缩釉,别有一番纯朴风味。是颇为古意盎然的一类建盏。

七、绿釉

绿釉是比较少见的一个品种。日本人称其为“蓼冷汁天目”。有一些青瓷的感觉。

安排对接并亲临指导考察的南平市农业局徐春晖局长 (右一)

沈玉如老师演示点茶

 

飘香千年的建本

2003年9月30日,中国与匈牙利联合发行两枚《图书艺术》特种邮票,增进两国间的了解与友谊。我国发行这枚邮票上的插图本《周礼》是绝世孤本,刊行于南宋时号称“图书之府”的建阳书坊。2012年10月,北京保利拍卖会上,南宋建阳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以345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刷新年度国内古籍成交最高价。2014年,曾经在福建工作过多年的国家领导人在福建考察时指出:“福建自古就是耕读传家之地,宋代建阳书坊的雕版刻印书籍闻名于世,号‘图书之府’,建阳出的叫“麻沙本’,也叫‘建本’,与临安的‘浙本’、成都的‘蜀本’齐名。”这里所说的“图书之府”,就是祝穆在《方舆胜览》中指出的“图书之府”所在地麻沙、崇化两坊,以刻书闻名于世,也就是位于建阳西部现今的麻沙镇和书坊乡。

建阳有着璀璨的历史人文遗存,别称潭城,现辖8镇3乡2街道,194个行政村,23个居委会,面积3383平方公里,人口35.3万。建国后曾两次作为地区行署驻地,历时25年,于1994年撤县设市。2009被认定为中央苏区县。2014年,国务院批准建阳撤市设区。2015年3月18日,建阳区正式挂牌成立。建阳,

一、六百年的刻书中心地位

现存最早的建本,是2009年北京万隆大型艺术品拍卖会拍出的《北宋建阳景福院罗汉大会十王斋牒》。现今所能看到距今最近的建本,是光绪十三年(1887)蔡氏族人翻刻的《蔡氏九儒书》。

南宋时,建阳与成都、临安(今杭州)同为全国三大刻书中心,刻书数量居全国之首;元代时,建阳与平水(阳)、大都(今北京)、杭州同为全国四大刻书中心;到了明代,全国刻书中心发生了变化:四川、平水已经衰落,而建阳、苏州、杭州仍然称盛。

原建阳书协主席,书林楼楼主李家钦 (左三)

二、建本之盛

当代学者、著名古籍版本目录学家顾廷龙称:“建阳书林之业自宋迄明六百年间,独居其盛。”明嘉靖《建阳县志》将书籍排在建阳众多货产之首。祝穆(其父祝康国为朱熹表弟,本人为朱熹侄儿)在《方舆胜览》中将建本弄为建阳土特产,位于建盏、建茶之前。自北宋起,建阳麻沙、崇化(今书坊)两地雕版印刷业兴旺发达,书肆林立,居民多以刻书为业。刘克庄任建阳县令时,目睹两坊刻书盛况,大为感慨,称赞“巍巍考亭为宋阙里,两坊坟籍大备,比屋弦诵。”朱熹闽学与建阳刻书看成是相互关联的两件文化盛事。建阳学者熊禾在为书坊同文书院作的疏文中说:“文公之文,如日丽天;书坊之书,犹水行地。”又在重修《同文书院上梁文》中写道:“儿郎伟,抛梁东,书籍高丽日本通……儿郎伟,抛梁北,万里车书通上国……”

崇化,又称“书林”。公元1363年,麻沙书坊遭遇兵火,部分书坊业主迁往崇化,致使崇化书坊达到上百家。这上百家的书坊分布在弹丸之地的崇化,确有“书坊林立”之感。在这上百家书坊的带动下,当地居民“以刀以锄、为版为田”,家家户户的童叟丁妇,均能参与操作,并吸引了许多外地刻工前来就业。由于常住人口大增,崇化达到城镇规模。从现存的《潭西书林地舆全图》,我们可以饱览明代崇化的全貌。其面积至少比现在的书坊村大一倍,共有五街、十桥、二十巷。其中,有一条街道专门买卖书籍,即书市,十日两墟,这样的文化集市景观在中国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书市是崇化书坊所在地,作坊鳞次栉比,各个作坊印书的废水沿坡南流,汇集于云衢桥北的河滩上。经过长年沉积,这里形成一池,池水墨黑,据说可以取来印书。这就是建阳文化史上著名的“积墨池”。

据当地耆老介绍,崇化当年有一百口井、一百座庙。至今,在书坊乡还能见到一口奇特的双眼井。由于人口达到3万,当地乡绅准备申请建立“书林县”。他们修建了东南西北和书林五座楼门。距书林门不远,盖有接官亭。当时的“书林门”是朝野名流、书商贩贾出入崇化的必经之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80多岁的老画家李铮老师的两幅《建本遗香图》描绘出两坊“刀走龙蛇,镂版行世”的鼎盛与辉煌。

建本之盛,始于南宋。其主要标志是:刻书机构众多(刻书作坊多达37家,知名的坊刻堂号有以下29家),形成了官府刻书、私家刻书和书坊刻书三大系统;刻书数量居全国之首。朱熹在《建阳县学藏书记》中称:“建阳版本图书,上自六经,下至训传,行四方者,无远不至。”

元代时,在全国刻书业衰退的大背景下,建阳官府刻书锐减,私家刻书低迷,但书坊刻书仍呈现出持续发展的趋势。书坊从南宋时的37家增加到42家(《中国印刷史》)。元时全国书坊共有93家,建阳几占全国一半。不仅书坊数量超过南宋,刻本数量也超过南宋,仍居全国之首。在全国现存的元刻本中,建本几乎占了一半以上,而建本中,又绝大多数为坊刻本。

到了明代,建阳官刻、私刻、坊刻数量远胜元代,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成为中国刻书史上的又一高峰。明代建阳的地方长官多热衷刻书,几乎每一任建阳知县均有刻书。与元代私家刻书低迷不同,明代建阳私家刻书大有改观,私家刻本大幅度增加,今可考知的就有十几种。如万历十七年(1589年),朱熹十三世孙朱世泽编撰并刻印《考亭志》十卷。明代全国的书坊刻书仍以建阳为最,尤以嘉靖、万历时称极盛。无论是书坊,还是刻本的数量均比前代多,并超过了宋元刻书数量的总和。明代建阳书坊有名号可考书坊多达220家。由于建阳书坊实力超群,明代全国科举应试之书,多出于建阳书坊。建阳书坊还承接了许多官方委托刻书的任务。如:“洪武二十四年(1391)六月,太祖诏下,宜于国子监印颁书籍,有未备者,遣人往福建购之。”“成化二十三年(1487),文渊阁学士邱浚进呈《大学衍义补》一书,孝宗命抄写副本,命建阳书坊印行。”明代建阳坊刻的繁荣,不仅表现中书坊的数量与实力上,更主要表现在出书的品种和数量上。据《古今书刻》统计,明代全国刻书数量福建第一,共477种,其中367种为建阳书坊所刻,占省内总数的76.9%。居第二位是南直隶(相当于今江苏、安徽两省),共451种,其中最多的苏州府117种。居第三位是江西省,共327种,其数量不及建阳一地。另据张秀民《明代印书最多的建宁书坊》估计,建阳书坊的出书数在千种左右,居明代全国各地书坊之首。

三、建本兴盛之因

探究“建本”盛于三代之因,可谓“上不失天时,下不失地利,中得人和”。

1、论天时 宋代立国之初,即确立了以文立国、以文治国的基本国策。南宋时,闽、浙一带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建阳刻书业得天时之利。在元代,建阳刻书业保持持续发展的势头,同样得益于元朝统治者实施的文治政策。到了明代,不仅延续了前代的文治政策,还对刻书实行免税政策,建阳刻书业因此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达到鼎盛。

2、论地利 建阳拥有就地取材与交通便利之便。纸张、雕版板材、烟墨是刻书的三大物质条件。建阳素有“林海竹乡”之称,造纸用的竹子十分丰富。由于竹子取之不尽,建阳纸坊星罗棋布。其中,以麻沙界首出产的“建阳扣”(又称“书籍纸”)最为著名。建阳还盛产楠、樟、梨、枣等制作雕版的良材。在麻沙镇水南村,至今还存有一片近千年的楠木林;在书坊乡古街上,也有一座建于清代的楠木厅。在建阳博物馆,存有光绪年间《潭阳蔡氏九儒书》的版片338块,均为红梨木所雕(如在现场可当场指认)。松烟是中国古代制墨的主要原料。在建阳,无山不松,松烟资源极为丰富。在交通上,唐宋以来,从建阳通往浙、赣至中原的陆路就有三条:仙霞岭路、杉关路、分水关路。在水路方面,建阳境内有麻阳溪和崇阳溪。双溪于县城东南交汇后,称交溪。交溪下与南浦溪汇合,成建溪。顺建溪汇入闽江后,可达福州。

3、论人和 “建阳乃七贤过化之乡”,书院林立,讲帷相望,朱熹讲学的考亭更是被誉为“南闽阙里”。建阳书坊兴盛,实有赖于书院这一独有优势的人文条件,这是省内外其他书坊所望尘莫及的。仅两宋间,建阳县就中进士107人,出了一位状元,两位榜眼,一位探花,是闽北的科举大县。据《建阳文史资料》统计,收入《中国名人大辞典》中的建阳籍宋人有66人,高居建宁府各县之首,可谓人物鼎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朱熹及其弟子还直接参与刻书。嘉靖《建宁府志》卷十七载:“同文书院在建阳县崇化里,今书坊。宋乾道间,朱熹建以贮图书,后遭兵燹。”其中,“以贮图书”实际上是刻印图书,以贮存书版。朱熹书坊最终却因经营不善而倒闭。原因是,朱熹不懂得在商言商。朱熹刻书,虽也带有盈利性质,但他并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除了售书,他更多的是将其所刻印的图书,其中主要是自己的著作赠送给其友人和弟子。

四、建本之最

1、世界上最早的书市:早在北宋绍兴十年(1140)麻沙已称书市,比国外最早的书市即德国法兰克福和莱比锡于公元1564年举办的书市要早424年。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在麻沙街的溪流上架起了一座华丽的屋桥,取名“会文桥”,熊禾在《重建会文桥疏》中有“沙镇为闽中喉舌,图书凑天下舟车”之句,描述当时麻沙书市热闹、繁华的景象;(当时建阳书坊以麻沙为中心,在麻沙附近几十里范围内,有水南、崇化、长坪、崇川、熊屯、钱塘等地都出版书籍,由于麻沙交通方便,崇化刻的图书不管趟陆运还是水运,都必经过麻沙。麻沙除了销售本地产的书外,崇化等地的图书也多在此销售,自然形成了书肆的集散地。 )作为建阳书肆的集散地,麻沙是福建路乃至全国最大的的书市。据宋温陵(今泉州)曾慥编的《类说》条目标注下称:“宋刊小字本,绍兴庚申(绍兴十年,1140年)麻沙书市刊,不分卷”。南宋诗论家严羽称:“今书市集本,并不见有”,其中所指“书市”即麻沙书市。

2、世界上最早的版权著作权文告:南宋时即盗版盛行,两浙转运司于嘉熙二年(1238年)为祝穆《方舆胜览》专门颁布了的榜文,并刊印于书中,声明禁止盗印,此为现存中国最早的版权保护文件,比《不列颠百科全书》中认为“著作权的原始形式发生于十五世纪后期”早了200多年。

3、现代人广泛使用的简体字:早在800年前就刻本大量出现,国、义、方简体字,始于元代书坊刻印的通俗读物。如在建本小说《平话五种》,类书《古今翰墨大全》,以及元曲选集《乐府新编阳春白雪》等,使用简体字或俗字最多,甚至出现了假借同音的现象。

4、我们现在被广泛使用的“仿宋体”:它的来源就是宋建本版刻字体。主要根据,就是由唐代薛稷首创的,而由宋徽宗赵佶发扬光大的“瘦金体”,在南宋初建阳的刻本中曾经大量使用这种书体。1916年,我国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丁辅之和丁善之两兄弟模仿宋体字的结构、笔意,改成笔画粗细一致、秀丽狭长的印刷字体,这就是仿宋体。当时,命名为“聚珍仿宋”。之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华书局根据这种建本版刻字体创制了“仿古仿宋体铅字”,上海华丰制模铸字所、百宋铸字印刷厂都有多种仿宋体面世,用以印刷其所出版的书籍,如著名的丛书《四部备要》,就全部是采用这种铅字的。这种字体直至现今印刷事业还在使用,称为“仿宋体”和“长宋体”。今天,仿宋体已成为汉字文化圈主流的印刷字体。

5、善做书业广告。随着两宋特别是南宋建阳刻本的大量商业化,建本中出现了广告,较普遍是附刻刊记。当时的广告较为普遍的是以牌记的形式,或在扉页,或在序后卷末,为了吸引读者,所用字体粗大,周围饰以花边栏框。著名刻书家余象斗还将自己的肖像刻在书上,以达到广为人知的效果。至正十六年(1356)刘氏翠岩精舍刻本“新刊足注明本广韵”,八个大字是书名;上面横书“翠岩精舍”是出版单位。左边竖排“至正丙申仲夏绣梓印行”署明出版时间,右边竖排“五音四声切韵图谱详明”是编纂体例,已经有了在图书封面上作广告的创意。

6、现存最早描写三国故事的小说,是元至元三十一年(1294)建安书堂刻本《三分事略》;

现存最早的《书经》版画插图刻本,是南宋绍熙间(1190~1194)建阳书坊刻本《尚书图》;

现存最早的连环画、小说丛刊刻本,是元至治间(1321~1323)建安虞氏刻本《全相平话五种》;

现存最早描写杨家将故事的长篇小说,是明代熊大木刻本《北宋志传》;

现存最早描写岳飞故事的长篇小说,是熊大木刻本《大宋中兴通俗演义》;

现存最早的《三国演义》刻本,是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建阳书林叶逢春刻本;

现存最早描写妈祖传说的长篇小说,是万历间(1573~1620)建阳熊龙峰刻本《天妃济世出身传》;

现存最早描写牛郎织女传说的小说,是万历间建阳书坊刻本《牛郎织女传》;

现存最早描写八仙故事的小说,是万历间余象斗刻本《新刊全像东游记上洞八仙传》,又名《新刊八仙出处东游记》。

五、建本特色

(一)数量多 从南宋到明代,建本数量高居全国之首。

(二)品种全 不仅有经、史、子部儒家、科举用书、文人别集和各种类书,而且有话本小说、戏曲等通俗文学之书。以通俗小说为例,自明嘉靖至泰昌(1522~1620)99年间,建阳共有23种,占整个明代通俗小说总存量的近20%。不仅种类繁多,而且题材广泛,讲史、公案、神魔、灵怪,应有尽有。

(三)价格低 建本较浙本便宜30%,较苏州等江南本便宜50%。原因是能就地取材、人工费用便宜。由于刻书成为麻沙、崇化居民的主要家庭手工业,“以刀以锄、为版为田”,家家户户的童叟丁妇,均能参与操作,所以人工费用便宜。有趣的是,在万历年间,建阳书坊还出现了女子刻书。在明余象斗刻本《古今韵会举要》卷首李维桢《序》中就写道:“建阳故书肆,妇人女子咸工剞劂(。”当时家家户户童叟丁妇均能操刀镌刻。

(四)出书快 建阳书坊经营者善于在工作中摸索诀窍,将书籍的编、刻、印、装至发行发展成较为科学的出版发行程序,赢得时间,以出书迅速占领图书市场。人无我有,人有我转,人少我多,人多我廉。不少书坊主集编、校、刻于一身,能自编自刻图书出售。如黄善夫、熊宗立、熊大木、余象斗就是其中的皎皎者。熊宗立在医学方面很有造诣,其中和堂、种德堂就以刊刻医籍闻名,所刻医书中有许多就是自己编著的。著名刻书家熊大木,是书坊小说创作第一人,他的《大宋演义中兴英烈传》《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全汉志传》《南北宋志传》等,都是通俗文学中流传颇广的作品。另一著名刻书家余象斗在自编自刻图书方面尤为出色,他刊刻的《四游记》中,《南游记》和《北游记》是他本人的创作。

(五)版式新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建阳刻本在封面、版式、字体、插图等方面,逐渐形成了自身的特点,在中国出版史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从封面上看:宋以前的书籍,没有封面(书名页),书名一般只出现在卷端首行,作者题名则在书名之下。建阳书坊创造的这种有书名、作者、出版单位和时间的封面,引领全国的潮流,在各地得到效仿和普及,并沿用至今。

从版式看:宋建本以前的经史书都是正文与注疏分刻,不便阅读;建本将正文与注疏刻在一起,上下对照方便读者。后来在书页左上角增刻“书耳”,上有篇名或章节作引子便于读者查阅。

从插图上看:建本在全国率先使用插图,尤其在明代通俗读物中大量增加插图。所形成的建本版画在明万历前后达到鼎盛,成为著名的建安派小说版画。元代有人将版画刻印在书籍封面上。带图封面的出现,以醒目的书题、明艳的图画吸引读者,这在出版史上是一个创新,并沿用至今。

从字体上看: 由于书工的书法造诣和师承对象不同,建本采用的字体是多种多样的。如有仿宋徽宗瘦金体的南宋初建阳刻本《周易注》、《晋书》;有仿欧阳询体的“汤注陶诗”本等。但总体而言,宋代建本的书体多似颜(真卿)体和柳(公权)体,如宋刻本《周礼》、《礼记》,以及黄善夫刻印的《史记》、《后汉书》等,其书体的间架笔势和笔意,均在颜、柳之间。其特点是结构方正,笔画严谨,锋稜峻峭,瘦劲有力。

另外,南宋建本的字体,比如黄善夫的史记,字体非常漂亮,1976年中华书局出版《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所用的字,全部是从黄善夫刻本史记中一个字一个字找出来的,称为“集字”。

元代刻本的字体,多仿赵孟頫体。与各地不同,元初到元中叶,建本的书体仍沿宋朝遗风,以颜、柳为主。到了元中叶,才开始使用赵体。这主要是由于南北地域差别造成的时间差。例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的杨万里在《谢建州茶使吴德华送东坡诗集》中说:“富沙枣木新雕文,传刻疏廋不失真。纸如雪蚕出玉盆,字如霜雁点秋云。”(南宋32年升建州为建宁府,建阳隶属建宁府。“富沙枣木”指的是建阳刻书。当时建阳版刻多用枣木、梨木,字体多用顔、柳,密行细字,具有“传刻疏廋”的特点)

六、建本之衰

1、外因:由于清王朝大力推行民族高压政策,大兴文字狱和禁毁书籍,许多刊印于明末清初的“建本”图书被禁毁。在清初频繁的战乱中,建阳刻书业遭到严重摧残,书坊遭毁,刻版被焚。特别是在福建耿精忠之乱后,建阳只剩下一座空城。许多刻书世家纷纷避难他方,工匠也四处逃散。其中,一些书坊主和工匠逃到连城四堡,从而促进了四堡刻书业的崛起。同时,由于清代中期列强的入侵,朱熹理学被认为“空谈性理”,不能富国强兵而遭到许多学者的质疑,最终被彻底抛弃,导致人才凋零。

2、内因:从内因来说,则是福建文化的重心由山林向都市转移的必然结果。 宋代建阳刻书繁荣的原因之一,是受到众多理学书院建置在名山大川之中这一“山林文化”的影响;而到了清代,早期学者所推崇的“择胜地,立精舍”的恋山情结得到根本扭转,书院文化的重心向都市转移。这在福州书院发展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清代福州新建书院36所,比闽北延平、邵武、建宁三府新创书院的总和还多出3所。 这说明,清代的福州已成为全省书院文化的中心。而伴随着书院文化重心转移的,就是刻书中心从建阳向全省各地的转移。

七、建本之历史贡献

(一)普及文化教育 据清闽人陈寿祺《左海文集》载:“建安麻沙之刻,盛于宋,迄明未已。四部巨帙,自吾乡锓板,以达四方,盖十之五六。”建本为众多清寒士子提供大量廉价经籍教材和科举用书;为广大“识字粗堪供赋役”的务农、事工、从商阶层提供启蒙课本和酬世应用读物;为人民大众的生存、生活需要提供入门、普及的工农业技术和医药保健的图书;为新兴都会的市民、闺秀、小知识分子提供不登庙堂之门的平话、小说、戏剧、曲本等所谓下里巴人的俗文学。

(二)保存大量古典文献 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统计,历代建本图书,被列为国家级古籍善本的,经部书有171种,史部书有480种,子部书有505种,集部书304种,丛部书8种,合计近1500种。凡是研究中国哲学史、文学史、小说戏曲史、经济史、医学史、民俗史、文献学史、图书发展史、中外文化交流史等,均可从中找到各自所需的珍贵史料。明代教材刊刻任务由两坊承担。换而言之,现存的中华善本文化典籍中有一半以上是建本。

(三)促进之外文化交流 元初著名理学家熊禾在《同文书院上梁文》中,有“书籍高丽日本通,万里车书通上国”之语。早在南宋时,建本就已经出口到东南亚各国。建阳刻本《十八史略》成为日本各地藩校的历史教科书。日本人的勇敢顽强、忠君爱国的“武士道”精神,缘于建本把朱熹理学的核心思想“忠君报国”传入日本也是中日文化交流的成果。

近来学者提出“海上书籍之路”之说,认为比起传播华夏物质文明的“丝绸之路”来,传递华夏精神文明的东亚“海上书籍之路”有更重要、更为深刻的意义。建阳作为我国宋以来古籍图书的重要生产基地,无疑是此“海上书籍之路”的重要源头之一。建本在东南亚的广泛流传,对中国文化尤其是“朱子学”的传播发挥重要作用,为东亚儒家文化圈的形成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