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崛起的桂东密码

2018-11-30 16:56:0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蒋卫丰 白培生 肖雯栎] [责编:沈礼]
字体:【

画家刘潮写生

▲ 晒秋,桂东县沤江镇网形村,金色的玉米挂满了房屋的外墙。

邓仁湘 摄

美丽新农村——桂东县普乐镇上进村。

富民产业——蔬菜种植。

夕阳映照下的桂东县城。

桂东县沙田镇秋景。

桂东长寿老人。

桂东县周江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高速空中过,梦幻美景新农村。 邓仁湘 摄

金光大道。

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桂东县委宣传部提供

华声在线11月30日讯

湖南的东南边陲,与江西交界处,罗霄山脉绵延起伏,如一条巨龙由北向南奔腾而来。在这莽莽的山林云海中,有一片纯净之地,当雾霾锁城,人人自危,这个叫做桂东的地方清冽得仿若世外桃源。

《桂东县志》云:“上有八面山,下有胸膛山,离天三尺三。”这座湖南境内海拔最高的县城,今年更攀上了另一座高峰——作为湖南省内贫困程度最深的地区之一,经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桂东县综合贫困发生率低于2%,群众认可度高于90%,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今年8月,湖南省政府正式批复同意桂东县脱贫摘帽,退出贫困县序列。由此,桂东成为我省首个走出贫困序列的国家级贫困县。

11月26日—28日,“再见,国贫;你好,小康”全国主流媒体桂东行采访活动在湖南郴州桂东县举行,20余家全国主流媒体、50余名媒体记者齐聚于此,解读脱贫攻坚的桂东密码。

画家八载隐桂东

离桂东县城30公里,有一座青娥山。沿着曲折的山路蜿蜒而上,云雾缭绕,灌木丛生,空气清冽。半山腰上一座木质吊脚楼依山而建,汩汩清泉从旁引流,几只土鸡散养在旁,不时有蜜蜂来回反复。莫不是有“修道者”在此隐居?

还真是。

今年已经63岁的刘潮是耒阳人,1987年从湖南工艺美术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绘画工作,他擅长山水国画,作品被国内人士广泛收藏,也曾作为湖南美术家协会会员出访欧美多个国家。2010年,一次深入罗霄山脉深处写生的经历,让刘潮发现了青娥山这个“世外桃源”。

“开始来桂东青娥山只是想写生,没有打算长住,因为后来被这里的山川美好所吸引,就变成了长住。” 刘潮请当地村民在山腰上搭建了一间简易木屋,离开车水马龙的深圳,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进山拍照、取景、写生,感受山间四时,过着隐居般的生活。这样一过就是8年。

刘潮说,在这里的生活就是自己所一直向往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那种恬淡,这里既有张家界的奇峰,又有九寨沟的秀水,也有草原、峡谷、瀑布,山民性情淳朴,“有时我背着画具在山里一走就是一整天,偶尔遇见老乡,他们也不惊奇,只热情地邀请我去家里吃饭。”

几年来,刘潮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青娥山,他如痴如醉地享受着这片山水的美,并努力将这种美用手中的画笔呈现出来。“我有一个大梦,花上十年甚至二十年时间,画遍桂东的山山水水,创作一幅40米甚至50米长的罗霄山脉山水长卷。”他说,在这片山水间待得越久越体会到这里的美,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待在这片大山里。

大山深处更 “氧”人

被这片神奇的山水吸引而来的,远不止刘潮一人。

进入冬季,许多地方空气质量每况愈下,桂东却异军突起,用负氧离子过滤清洁人们的心肺。

“自然氧吧、天然空调、江南夏都”,桂东的称号很多,大多与这里的自然气候相关。桂东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温暖湿润,四季分明,这大概也是被群山围住而拥有的得天独厚。这里年平均气温15.4℃,夏季平均气温23.6℃。这里雄峰秀水,更是湖南最绿之地:85%的森林覆盖率,每立方厘米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最高瞬时值达15万个。令大世界基尼斯纪录的专家们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于是,一句“来桂东,我‘氧’你”的宣传语,足以打动万千都市人的心。

位于县城东北部的金洞村,环罗霄山脉而建,绕沤江水源头而兴。过去因为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发达,长期隐藏在深山之中,村里经济条件差,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守村中,村里经济很难发展。2014年,金洞村依托丰富独特的红豆杉资源和得天独厚的避暑生态环境,以乡村养生休闲避暑点建设为突破口,大力实施开展养生度假、休闲避暑旅游带动村民脱贫致富。

几年过去,慕名前来休闲旅游的城里人越来越多。今年暑假期间,金洞村每户人家为了接待游客,“平均每天要开七八桌”,甚至有不少人通过“月租”的方式住进农家。“以前我们村穷得很,人均只有七分田,一年种植的田只够3个月口粮,哪里还敢想什么旅游哦。家里劳动力都出去打零工或到外面挖煤,挣点辛苦钱,只够家里开支。”村民钟汉明说,现在可不同了,村里各家各户都将房屋修缮建起了避暑休闲点,一到夏天家家户户都客房爆满。村民人均年收入从过去的2000多元,一下增加到去年的4万元。

眼下,金洞村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避暑胜地,每逢避暑旺季房源便非常紧俏。为了更好地服务游客,金洞村还成立了旅游协会,对农家养生避暑点实行酒店式规范化管理。协会还举办酒店接待厨艺、接待礼仪、市场营销、经营理念、垃圾处理、食品安全、卫生知识、花卉栽培种植、庭院园艺等培训。

随着大量游客的拥入,桂东的农家乐、家庭宾馆等民居民宿开始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2015年,桂东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关于下发<百户农家养生休闲避暑点建设点实施方案>的通知》,引导广大农户创建农家养生休闲避暑点,当年休闲避暑点新增106家。目前,正在营业的旅游民宿达402家,遍布全县11个乡镇场和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1个国家森林公园内。每户旅游民宿平均旅游收益预计达6万元,同比连续增长50%。桂东县也将避暑休闲作为拳头旅游产品,力争打造全国乡村休闲避暑第一品牌。

生态优先,全域旅游“金凤凰”呼之欲出

在桂东,金洞村并不是发展旅游的个例。

有人说,桂东就是隐在深闺的一位“高富帅”,高的是海拔,富的是氧气,帅的则是这片山水的风貌。依托优质的生态环境,桂东成为了湖南首批全国全域旅游的示范区,更少有人知的是,桂东也是湖南乃至全国最早的“全域旅游”概念的提出地与践行地之一。

2015年7月,桂东被列为首个“湖南省全域旅游发展试点县”;2016年2月,被国家旅游局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依托优良生态优势,我们正全力构建山清水秀的生态圈、欣欣向荣的生产圈、怡然自得的生活圈,把桂东建成幸福之城。”桂东县委副书记、县长伍志平介绍,桂东正全力构建“全域旅游”大格局,坚持全景打造,即把境内景点规划成为一只以《三大纪律 八项注意》颁布纪念地为“凤头”,以高速连接线和沤江风光带为“凤脊”,以三千湖风景区、万洋山相思大草原和万亩茶叶观光园为“凤尾”,以八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齐云峰国家森林公园为“凤翼”的“一体两翼”式“金凤凰”。

为了让这只“金凤凰”早日翱翔出山,桂东人坐拥金山拒绝开发,守山封矿,呵护净土。桂东主政者早早提出“全景桂东”,全县产业倾斜于生态,桂东几乎无工业,全县23万人中,农业人口近19万。近年来,桂东县坚持有矿不挖,将仅有的2座煤矿、7家化工厂全面关闭,关停非法砖厂159家,并对工业引进实行严格准入制度,进一步剔除污染因素。近两年先后拒绝了30余个重污染、高耗能的工业项目落户。

关上工业的窗,生态经济的门却向所有人敞开来。

桂东县委书记谭建上介绍说,近年来,桂东县在发展生态产业中打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生态品牌。积极培育康养旅游,坚持“全景桂东、全域旅游、全民幸福”的理念,抢抓获评“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的有利契机,引进和建设了一批有品位、有档次的精品生态旅游项目和康体休闲项目,积极发展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养生民宿,持续创响“桂东山水爽天下”的旅游品牌,放大“世界氧吧”的影响,实现了生态环境效益和产业发展效益双赢共进。齐云峰国家级森林公园、“第一军规”颁布地、红军长征首发地、三千湖风景区、三台山公园、桂东植物园、万洋相思草山、旅游标识系统、城乡公交一体化等旅游项目的建设,更是形成了全域旅游经济发展圈,一座宜居、宜业、宜游、宜寿的国内知名的养生避暑、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呼之欲出。

统一购销,山货潇洒出山去

优良的生态环境,还造就了桂东农产品的卓越品质。近年来,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该县全面发展生态产业,在全县范围内坚持“原生态、纯天然、全有机”标准,采取“不打工业农药、不施无机化肥、不用工业饲料”措施,大力发展茶叶、药材、南竹、油茶、蔬菜、特色水果等种植业,野桂花蜜、甜玉米、花豆、玲珑茶等“山货”产量年年增长。

质优味美的优质山货,也没有雪藏在深山。2016年,桂东组建国有独资公司“氧天下山货集团”,下设农业综合开发、供销、物流3个子公司,11个乡镇分公司,对全县优质农产品“统一种养、统一收购、统一商标、统一销售”。每年开春,山货集团进村串寨,帮农户敲定“一年之计”,编制农副产品收购名录,签订协议保底收购。为确保农产品品质,山货集团“立字为据”,要求种养时不施化肥、不打化学农药、不用工业饲料。这样的“靓女”可不愁嫁,步步高等大型超市,成了桂东山货的稳定秀场。在长沙、广州、深圳等城,山货集团自设“桂东记”超市,既是品牌展示窗口,又是直销前沿阵地。

除了稳定的线下渠道,桂东还组建了县级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和延伸至乡镇乃至村组的电子商务公共服务站点,贴身服务农户通过电子商务销售农产品。深山“闺秀”桂东黄桃,也因此插上了互联网翅膀。

“桃花开放的时候,我们组织的农业技术人员就上了山,帮助农户实行源头品控。”据桂东县经济和科技商务局局长扶敏兰介绍,桂东种植黄桃1.2万多亩,今年的产量超过220万斤。通过组织2018年桂东电商扶贫黄桃展销活动,聚拢采购商、供应商、平台商、媒体、本地创业青年等多方资源,线上、线下同步销售,短短20多天,黄桃就销售一空,“今年的黄桃销售一空!还签下了不少明年的订单。”

沙田镇壕里村的村民郭志祥,原来家里贫困,两夫妇都外出打工,家里只剩下孩子和老人留守。2012年,为了就近照顾家人,郭志祥回到了家里包下几亩荒山,种上了高山芋头和红薯。“开始的两年,种出来的芋头得挑上几十里到外面去卖,起早贪黑收入也很少。”郭志祥掰着手指头说,自从县里搭建了电商平台,他家的芋头有了稳定销路,售价也比自己挑担零卖翻了一番,“现在只要坐在家里翻翻手机,就知道卖了多少芋头,一年最少也能挣个两三万,不比我在外面打工挣得少,还能就近照顾孩子和老人。”郭志祥说,电商平台给了他留在家里好好创业的信心。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桂东县电子商务平台就帮助农户销售农产品超过1200万元。为了更好地帮助农民借助电商平台创业,县里还组织专门的电子商务培训,从基础的图片整理、文案撰写到网店运营推广,甚至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如何使用,都手把手地教授。今年6月起到11月,陆续组织的四期电商培训,每期都学员爆满,学位供不应求。

易地搬迁,挪出“穷窝”奔富路

桂东全县平均海拔900米,县城830米,是我省海拔最高的县城,不少群众居住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寒山区,“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在这里可不是罕见现象。易地扶贫搬迁成了桂东重要的脱贫举措。

自2015年以来,桂东县按“政府引导、群众自愿、因地制宜”原则,把一万多名生活在边远高寒、灾害频发山区的贫困户搬迁下山,集中安置。

桂东沙田,沤江湾边,周江安置点内,有一大片整齐划一的白墙灰瓦小楼,这里是我省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联建点,也是李福雄不曾想到过的生活:100平方米大房子,家里家具家电样样俱全,小区不仅有服务中心、幼儿园、菜市场,楼下就是电子工厂可以上班。丈夫去世得早,李福雄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以前就靠我一个人,种的粮食只够家里人吃,天气好了还能打点零工挣点钱。挑点山货去赶圩场,都要走十几里泥巴山路。现在可好了,天天走的都是水泥路,收入也稳定,感谢党的好政策!”

今年36岁的张力招和李福雄一样,都是从离此30多公里外的大水村搬迁而来。张力招一家四口常年挤在一座破旧的土坯房内,无固定收入,家境异常贫寒,2014年建档立卡为贫困户。2017年12月,张力招一家搬到了周江安置点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里。根据政策规定,张力招一家四口可享受扶贫补贴22万元,而且可解决扶贫贷款5万元。易地扶贫搬迁房子均为普通装修,水、电、路等基础配套设施完善到位,真正实现了拎包入住。截至2018年5月底,大水村332户1018名贫困居民已全部分房入住新居。

把贫困群众搬迁出来实现“安居”只是第一步,更重要、更艰巨的任务是要解决好搬迁群众的长远生计。为加大就业帮扶力度,桂东提出“确保有劳动力的贫困家庭至少有一人充分就业”,用就业岗位“造血”贫困户。为此,县里采取技能培训、劳务输出、创业带动等方式,多渠道、多形式、多种类地帮助贫困户实现就业脱贫。该县通过统筹县内城乡保安维稳、卫生保洁、森林管护等公益性岗位,两年来共安置贫困人口就业4193人。

同时,该县与中铁等大型企业建立劳务合作关系,通过劳务输出每年解决1000个以上贫困劳动力就业。并在县内打造就业“扶贫车间”17家,鼓励、引导县内企业招用贫困家庭劳动力,对首次招用贫困户劳动力的企业,县财政按每人每月600元标准给予初级工培训补贴,连续补贴半年。去年来,全县各企业招用贫困劳动力890人。对积极带动贫困户创业就业的初创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创业经营场所,在租金和一次性开办费上,县里也给予补贴。

此外,桂东用“请进来”“走下去”方式,邀请专家教授把就业技能培训班办到乡村一线,免费帮助贫困劳动力掌握一门以上生产技能。今年,全县组织钢筋工、烹饪、育婴师、机械操作、农业实用技术等各类培训,还把养蜂、烹饪、朝天椒种植等实用技术培训,覆盖到全县所有行政村。

“摘帽”不停帮扶,全力提速奔小康

“尽管在脱贫攻坚中已经实现了率先摘帽,但对桂东来说,扶贫工作仍然在路上。”桂东县委书记谭建上说,今年8月,桂东县成立了脱贫后续巩固提升工作指挥部及12个工作小组,继续深入推进产业发展、就业增收、安居保障、教育扶贫、健康扶贫、安全饮水、农村四好公路、农村综合服务、贫困退出就业指导等工作。

“县里虽摘了帽,但驻村工作队并未撤离,村里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都继续安排了结对帮扶责任人。” 桂东县委驻村工作队队长郭星明介绍说,目前,全县的帮扶机制继续运行,113个村(社区)驻村帮扶和结对帮扶覆盖率依旧为100%。

为树立贫困群众稳定脱贫信心,桂东积极开展扶志及“富脑袋”工程,在全县各村都建起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党员活动室、文化书屋、文化广场、广播“村村响”等设施一应俱全。全县脱贫后,通过广泛开展板凳党课、农家夜话、现身说法和寓教于乐等形式,进一步激发起贫困户致富奔小康的内生动力。

目前,桂东正以脱贫摘帽为契机,坚持“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提速县域经济发展,确保贫困人口稳脱贫、不返贫,率先在罗霄山片区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