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裕后街 千年古街的前世今生

2019-11-21 16:23:40 [责编:沈礼]
字体:【

郴州市裕后街街景。(资料照片)黄民乐 摄

“浣衣”雕塑让裕后街更添生活气息。(资料照片) 黄建华 摄

2018年12月16日,“文化苏仙·百姓大舞台——裕后街周末音乐会”在郴州裕后街广场举行,丰富多彩的节目,吸引了上千市民前来欣赏。 黄建华 摄

华声在线11月19日讯(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李秉钧 通讯员 侯正林“湘南戏院在岁月流转中,曾经的辉煌虽逐渐斑驳,但重建后,必将用其沉淀的历史古韵,印证郴州古老的地域文明……”日前,郴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布裕后街对岸河东项目规划,对项目中的湘南戏院、八角塔、裕后街南广场等进行重点推荐,这标志着裕后街二期建设进入倒计时。全面重建后的裕后街,将再次提升郴州这座历史文化名街的魅力。

裕后街以郴江河为界,分东西两岸。其西岸安置房、商铺逐步建成交付使用,形成了集商业、美食、休闲娱乐和文化旅游于一体的复合街区。走进其中,干净的石板路,雕栏画壁的飞檐,古色古香的民居,现代和历史时空交错。街上门店装饰各异,显得文艺又复古。婚纱定制、文艺花店、国际连锁青年旅馆等一应俱全,成为年轻人拍照、“打卡”胜地,以及游人们穿越古今、感悟中华传统文化魅力的好去处。

目前,裕后街已成功创建国家级“城市中央休闲区”和省级历史文化街区。

秦时开埠,商通四方

郴州是一座古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始置郴县。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为巩固南部疆域,修筑郴宜九十里驰道,北端起点即在现裕后街南关上,后来成为历朝邮驿、商道。

“裕后街也是郴江河的终端码头所在地,货物经此上岸后,再行‘九十里大道’到达宜章县城。”郴州史志研究专家申学林介绍,郴州为南北交通咽喉、东西交通孔道。它南通广东、北达豫陕;西连广西,东通闽赣。

2200多年来,裕后街一直是湘粤赣贸易活跃地之一,是郴州现存最古老的一条街。街名取于《三字经》中“光于前,裕于后”的警句。

“因为裕后街的特殊地理位置,在商贸等带动下,郴州城慢慢发展为‘九街十八巷’。”申学林说,裕后街就是郴州的母城区,多年来一直是郴州最繁华的地方。

据《郴县志》等史料记载,秦朝裕后街修筑郴宜驰道(郴人称“骡迹古道”)时,始有古民居沿道建设。到了明清时形成“鱼骨状”街巷格局,即“九街十八巷”。街巷铺砌材料多为青石板。由于这里是中原通往岭南的交通要道,货物全靠人工肩挑或骡马驼运,长年累月,在青石板上形成排列有序、深1至2厘米的“骡印”,成为郴州古城历史悠久的见证。

裕后街地势西高东低,建筑依山沿河错落而建,形成“前街后河”“河街相依”“前店后居”3种形态。明清时多为二层砖木结构,材质和样式都具有浓郁的湘南村镇传统民居特征。宋至明时期,裕后街米业繁华,带动百业兴起,有“长街一里,店铺百家”。且老店名店林立,南北百货各业齐全,贩夫走卒遍及郴州百里之外。“裕后街作为官驿和商道,最鼎盛时当属清朝闭关锁国时期。”申学林告诉记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正式实行闭关政策,一道圣旨从京城传到沿海各省,下令“(夷船)将来只许在广州收泊贸易,不得再赴宁波,如或再来,必令原船返棹至广,不准入浙江海口”。这就是所谓“一口通商”政策。

清朝“只准在广州一口通商”政策,却给郴州带来空前繁荣,大量人员、货物经郴州南来北往,航运也空前繁忙。苏仙桥不够用,就增加了司马渡、牙石渡;河街一线不断出现新码头,并迅速向上游扩张,上河街至牙石桥出现10多个码头,裕后街变得越来越繁华。

衰后重生,古色古香

鼎盛时期的裕后街成了郴州的秦淮河,颇有《清明上河图》神韵。到了清朝后期,由于清朝政府腐败无能,中国屡屡被英法等列强侵略,被迫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清朝由“一口通商、闭关锁国”变为“五口通商、海禁开放”,裕后街的地位开始下降,由鼎盛慢慢走向衰落。

到上世纪90年代,郴州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然而作为老城区,裕后街依旧保持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貌”。由于年代久远、乱拆乱建和缺乏保护,绝大部分古迹不复存在。今年70多岁的彭维富,是郴州市苏仙区南塔街道裕后街社区“老街人”,多年来生活在裕后街。“新中国成立初期,裕后街道路两侧铺面林立,均是木制门板和柜台,老板经常坐在前台打理生意,招揽顾客。”彭维富回忆,他1978年回到郴州工作,发现不少代表裕后街特色的元素遭到破坏,“三公庙”被拆除,龙门池汉白玉牌坊被推倒,石板路被水泥路取代,郴阳戏院遭到关门,南塔岭寺庙被摧毁,一些会馆被改造成民居,许多原住民搬离。一条历史悠久的古街,因为街道陈旧、房屋破落,慢慢失去了它原有的光辉。

“郴江河边上的裕后街由于地势低,经常受洪水袭击。”彭维富介绍,1999年“8·13”洪灾后,裕后街许多房子成了危房,2002年“8·8”、2005年“5·17”、2006年“7·15”与“7·26”等特大洪灾,都使裕后街损失惨重。据有关部门统计,仅这5次洪灾就造成当地倒塌房屋86间、严重危房200多间,沿河两岸街道、路灯等市政设施也损毁严重。

裕后街改造被提上议事日程。2009年开始,郴州市依照“郴州历史文化名城”规划要求,由湖南建工集团相山公司投资4亿元,对湘粤古道裕后街进行改造修复。通过数年精心打造,建成了集商业、居住、娱乐和历史文化旅游于一体的休闲街区。

如今漫步裕后街,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沿街排开,鳞次栉比。原有危房、旧房被拆除,居民住上了青砖黛瓦的四合院小居,庭院与商业门面错落有致,古香古色。同时,经过保护和修缮,骡马古道、化龙桥、江西会馆、犀牛井、湘南起义革命旧址、茶米油盐码头等得到修复,裕后街“清明上河图”再次展现在郴江河畔。

新人涌入,再现繁华

“尊重历史、修旧如旧”后的裕后街,虽已没了当年作为官驿、商道的独特功能,但经过几千年历史文化沉淀,依然散发着独有的魅力。由青石板、吊脚楼、石灰壁、木雕窗、红灯笼等元素勾勒的裕后街新图腾,既述说着历史,又演绎着新故事。

以徽派建筑为主的裕后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铺有100余家。与几十家热闹非凡、高朋满座的餐饮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临江的铺面显得文艺范十足,各种酒吧、茶馆、咖啡店里,顾客们品茗聊天,格外悠闲。

此外,还有一些传统的手工艺店及很有特色的店铺,采取中式装修风格,与千年老街很搭配。走进店里,仿佛走进一段特定的历史。

“裕后街上有不少创业的‘80后’‘90后’青年,他们在此追逐着自己的创业梦。”湖南建工集团相山公司总经理阳继承介绍,这批人占了街区创业者7成以上。

街区有家西装定制店,是由郴州本地人曹都创办的。曹都毕业于英国兰开夏大学。留学期间,他经常前往英国裁缝街萨维尔街。萨维尔街是高级男装定制集中地,在那里,曹都向西装定制大师们学习,学到了中高端服饰私人定制技术。2014年,26岁的曹都毕业回国,正遇政府为裕后街招商,他就将西装定制店开在裕后街。

“合体的西装是成功男士必备‘装备’,私人定制服饰获得越来越多的市民青睐。”曹都说,他会根据顾客体型尺寸及选料情况,与设计团队、制版师对接拿出设计方案,经客户确定后,再由香港师傅制作,约20天,一件私人定制手工西装从香港发回郴州,让当地市民也能享受到西装定制服务。

像西装定制店一样,裕后街郴州印象、摄界、金峰茶行、生态墨脱石锅坊、桃花居、洛丽塔烘焙房、菩提村、一花宜室、通天玉石城等等,都是一群年轻的“80后”“90后”创办的。他们用多维的视角和崭新的理念,为千年古街注入了新鲜与活力。

“通过旅游带动,裕后街的人气越来越旺。”裕后街管委会负责人介绍,目前,郴州市已完成了裕后街对岸河东项目规划,将继续遵循河西岸的整体建筑风格,建设湘南戏院、裕后街南广场等,进一步挖掘其历史文化底蕴,全面焕发这条历史文化名街的无穷魅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