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观古今 风流湖湘:摊开来,一座桥一段历史

2020-05-22 10:34:39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吕高安] [责编:张岚]
字体:【

壮美的矮寨大桥。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首席记者 郭立亮 摄

湘西矮寨大桥,像一座大吊脚楼,飘逸在银河之上。“高峻迫天,登临近日”,云雾悠悠,青山深谷在眼帘滑动,两岸春暖花开,多少过客、游人吟诗作赋,叹为观止。他们暂时忘记了新冠疫情的忧烦,也没太注意3月31日是“国家名片”矮寨大桥通车8周年的日子。

抗疫正忙,复工复产复学正忙。大桥依旧伸出热情的双臂,迎送南来北往的司乘人员。桥下是看一眼都全身发麻的335米深渊,可是,湖南高速人却在桁梁之间,擦擦拭拭,攀上爬下。

桥连古今,引来万千联想。

1 桥缘湖湘

潇湘洙泗,水泽湖南。湘资沅澧绕行衡岳、武陵、雪峰诸脉。鸿蒙未开,山水臃塞,湖湘先民垒石为墩,架木为桥。溪上搭石谓 “石桥”,埋设石磴谓“磴步桥”,架几根木条谓“木桥”;在较宽深的溪河上,就兴修“石拱桥”;但遇上大江大河、高山峡谷,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发轫于尧舜时代的湘粤古道,直到公元前214年才在郴州北湖区修“万寿桥”。时光荏苒,湖南省境现存最早的桥梁,要数唐朝初年的澧县石拱桥。有座“蛮桥”,在益阳桃江县低调了1200多年。为何叫“蛮桥”?湖南古称“南蛮”;这桥身20块巨石,全赖百姓“蛮力”搬来;年年涨洪,人畜过桥,居然无事,桥有“蛮命”。

“蛮桥”又名“牛剑桥”,乾隆年间《益阳县志》点了一笔:“桥势高阔,石梁甚巨……滩上有老人背剑骑牛指示辄成,今桥旁有牛蹄迹存焉,故以为名。”这座古桥,是一块“活化石”,镌刻着湖湘先民“霸蛮”务实、睿智浪漫的品质。

直至民国,湖南首开公路建桥之先河。“中国桥梁之父”茅以升当时就高看湖南:“以孔长24.38米之系杆拱桥——永丰桥,为全国最长径间之钢筋混凝土拱桥记录;而孔长18.29公尺之白竹桥,又造成全国(孔径)最长之石拱桥;能滩钢链吊桥,系利用废旧汽车钢架重铸而成,不假手外洋材料,完成孔长80公尺之钢链吊桥,在当时推为国中唯一之新式吊桥,尤见匠心……湖南省修筑公路,推为全国第一。”

为何当时有此成就?公路建设从民国统归省办,实施了以工代赈的机制,地方征收附加税以应兴筑路桥事宜;湖湘百姓勤劳睿智,宁肯舍命,不肯屈服于闭塞贫穷。史载,筑路工人攀藤附葛,劈山凿石,死伤愈万,诠释了湖南路桥之魂。

2 长沙,那座湘江一桥

兵荒马乱的民国,湖南交通所谓“居全国第一”,显然是矮中拔高,其实难副。如“跑洪江”,就是湘西南交通落后的代名词。旧社会,祖辈挑着桐油、茶油、稻谷,爬山越岭,渡江涉河数百公里,跑到洪江古城换点食盐、洋油、火柴、棉布。光是翻越海拔1900多米的雪峰山都要脱层皮,高谷深峡想筑桥,做梦去吧。

湘江流淌千年,主河道上竟无一座桥梁。破天荒,还是1958年建成的7孔跨径60.5米钢桁架梁桥——衡阳公铁两用桥。如今,光长沙就八桥飞架,倏然畅行,连连登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时光倒转四五十年,五一路人车蚁聚,一堵几公里,渡河数小时。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看不下去了:“应该修一座桥,中南局出一半钱。”

1971年9月长沙湘江一桥(橘子洲大桥)动工,翌年9月通车。几十万男女老少,肩扛手推,劳动号子与浩荡湘江相融,大冬天弥漫着腾腾热气。年届八旬的“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科技专家”上官兴,日前向笔者讲起修建湘江一桥,依然激动不已。“那时,我们几个技术人员,在工地转个不停,讨论方案,计算数据,夜以继日;写写算算,拨拨拉拉,算盘子打得精准。”

1532米的湘江一桥,包干2000万,只花了1800万。个中秘诀是什么?上官兴主持的无支架缆式吊装施工,系湖南原创并首次采用,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湘江一桥雄踞当时中国最大规模双曲拱桥,荣获国家首届科技进步二等奖。

3 洞庭波涌连天堑

199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鞭策着湖南桥梁,进入高速建设阶段。由每年一两座到几十上百座,由轻型化向全寿命周期成本转化,由平原向湖区、山区发展,跨越大江大河、高山深谷,技术创新竞风流。

风高浪急之洞庭,以桀骜不驯的方式,进入长江,船只通行量大,一堵就是几天。洞庭建桥,谈何容易?如果在湖中“插根筷子”,桥是修了,钱也花了,还是“空路”。为此,湖南交通设计院进行勘测设计、技术论证,用5年确定了三塔斜拉桥主跨310米方案。时任总理朱镕基亲自过问资金,洞庭湖一桥3年后建成。

洞庭湖一桥的建成,标志着中国首次能在7公里的水域建成一座能满足长期航道发展、防洪防汛需要的世界级桥梁;标志着对大跨径桥梁的抗风能力有了全新认识。湖南大学陈政清院士团队,研制采用世界先进的磁流变阻尼器,解决了洞庭湖风雨共振难题,是抗风技术的重大突破;洞庭湖一桥还标志着中国首创预应力混凝土多塔悬索桥这一创新体系。该桥2004年入选首届“中国十大桥梁”。

湖南交通设计院公司总经理、桥梁专家向建军,参建洞庭湖一桥时才20多岁。他回忆了一个故事:“胡建华大师率领我们一帮年轻人,整天钻进芦苇荡,深挖、钻孔、取样、分析,最详细地掌握原始数据。饿了,啃几口干粮,累了,倒在芦苇上打个盹,个个灰头土脸脏兮兮的。一天,我们出芦苇荡讨水喝,村嫂训斥儿子:‘看你吊儿郎当,不好好读书,将来就像这些叫花子’。”谁知道,这些名牌大学毕业的“叫花子”正在创造“奇迹”呢!

4 逼出来的“招数”

2018年2月,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洞庭湖二桥)——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悬索桥开通。

陈国平,湖南高速公路集团副总工程师,获“国企楷模”称号的知名桥梁专家。2017年3月,他受命于危难主持洞庭湖二桥建设时,面临一幅烂摊子,火烧眉毛了,很多技术指标还未定。老陈果断决定,调动各要素,增加生产线,改全梁段铰接窗口合龙为多梁段钢接窗口合龙,钢梁安装时长由5个月减为2个月。

为赶工期,陈国平连重病的父亲都没能看上一眼,酿成终身遗憾。笔者问起这事,老陈叹气一声,马上转移话题。他赞扬修洞庭湖二桥时,谁谁家在附近,春节施工,路过家门而不入;矮寨大桥关键时刻,谁谁无暇照料重病妻子,导致阴阳两隔,痛哭不止;冰雪天缺水断电,桥上不停工,大伙啃着冷面包,一杯开水,让来让去……

湖南建桥,确实绕不开矮寨大桥。2009年10月,老陈又受命中途接手主建矮寨大桥。矮寨大桥原设计跨过德夯大峡谷,钻12公里隧道。造价是低,但在这一“地质博物馆”排璧高地施工,水土流失大,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为此,省交通厅、高管局会同湖南交通设计院反复论证,提出了高线位方案,过顶排璧高地,以求水土环保不受影响。

但是,在五六百米高、1300米长的德夯大峡谷施工,怎么吊装架梁?从谷底吊,下有319国道,没有施工场地,安全和工期都不允许;从两岸刚性顶推,结构受不了。建设者从景区索道缆车受到启发,研发了“轨索滑移法”。1000多米的梁85天架完,省工半年,省钱2000万。“中国首创”的轨索滑移法,与高铁技术一起,被李克强总理带到欧洲进行推广。因技术创新攻克了数项世界级建设难题,不久前,矮寨大桥获评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

5 湖湘奇桥:力量与美,化身为桥

距湘西南洞口县城15公里,有座悬带桥。桥悬空中似吊带,吊带上立起几个桥墩,远看像呲牙的笑脸,又像妊妇挺着大肚子,当地村民认为很像猪肚,又叫它猪肚桥。这种学名“自锚上承式悬带桥”的桥,与越南龙桥、英格兰猴桥、荷兰动物桥、匈牙利自由桥等,成为世界级“怪桥”。

由洞口北行百十里,湘西凤凰乌巢河大石桥于1990年建成,由青灰色白云岩垒成,净跨120米,是全国最大跨径石拱桥。桥飞峡谷,携挽两山,结构柔美,河如碧玉,绝妙衬托。

空中看桥,如赏美丽图画。永(顺)吉(首)高速64座24公里长的桥梁,伸展健美手臂,拥抱栖凤湖、芙蓉镇、古丈红石林、峒河国家湿地公园。其中,猛洞河钢管大拱桥被列入《世界最高桥梁名录》,两岸山体垂直,花团锦簇,猿猴嬉戏,碧水清澈,倒影中尽显人与自然的绝妙和谐。

“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李白、杜甫、刘禹锡、黄庭坚,多少文豪千里迢迢涉江来到君山。如今,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似一条彩虹,几分钟闪过滚滚洞庭,将岳阳楼、君山连成一片,将“柳毅传书”的“小爱”,融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爱”。

湘江穿城,一地两岸,长沙八桥跨江,处处夺目。2003年建成的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立交桥——伍家岭立交桥,以“太极图”布局、“双鱼咬合”造型,蕴含湖湘“鱼米之乡”之意。长沙梅溪湖桥被CNN评为“世界最性感建筑”步行桥,5个节点纽成红红的“中国结”,蜿蜒柔和的线条跳动着起伏的女性曲线美。

最美还是矮寨大桥。这是4项技术指标居世界第一的“建筑名片”,也是年入五六千万元的4A级景区,更是“交通+扶贫+旅游”的标本。它以洪荒之力,连通了吉首、茶峒天堑。“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人们观览青山石境,飘游云端仙境,桃花、梨花、山樱热情奔放,柳树、春树、山竹、红叶石竹吐出新绿;还不过瘾,便徜徉桥下,登上桥塔,俯视盘山公路,德夯苗寨,农舍隐约,翠竹掩映,土苗风情。

从木桥到石桥,从拱桥到吊桥,从磴步桥到风雨桥,从混凝土桥到钢管桥,从斜拉桥到悬索桥,从几米桥长到23公里,从6米桥跨到1480米,从1000多座总长一二十公里,到10000多座总长千百公里……公路桥、铁路桥、公铁两用桥,下沉上长,四通八达。桥,串连湖湘山河美景,见证湖南历史风云,演绎时代节奏,承载文明成果,成为推进富民强省、近悦远来的湖湘“硬核”。

摊开来,一座桥一段历史;竖起来,一座桥一座丰碑。秉承科技创新、经济适用、生态环保理念,湖南已成为桥梁大省、桥梁强省。它改变的是建设规模、材质、速度,是通行方式、造型效果、建造纪录,不变的是敢于拼搏、敢为人先、创新图强、与时俱进的湖湘精神,是从此岸到彼岸、不断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是经济社会发展砥砺前行,永不停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