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子书院讲坛:朱杰人主讲“朱子与屈子:以《楚辞后语》为例”

2020-11-22 18:08:5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通讯员 易彬 记者 刘玉锋] [责编:赖泳源]
字体:【

华声在线11月22日讯(通讯员 易彬 记者 刘玉锋) 《楚辞》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寄寓了屈原爱国忧民、追求美政的价值理想与遭谗被逐、忧愤不平的人生际遇,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名臣硕儒为之流连彷徨、感时伤怀。南宋理学大师朱熹为什么对《楚辞》情有独钟,晚年倾注大量时间对之进行注释与编撰?屈子为什么会成为朱子的千古知音?以经典为媒介,朱子与屈子会产生怎样的情感共鸣?

11月21日下午,屈子书院讲坛第十三期在湖南汨罗屈子书院举行。本次讲座特邀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朱杰人主讲“朱子与屈子:以《楚辞后语》为例”,屈子书院执行院长、长沙理工大学教授王琦担任本次讲坛嘉宾主持。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朱杰人)

朱杰人以《楚辞后语》为切入点,联系朱熹在庆元年间的人生遭遇,剖析了朱熹注释与编撰《楚辞》的原因及选择标准,以独特的视角带领观众进一步理解屈原、理解朱子,为现场100多名听众及线上48.6万网友带来了一场思想盛宴。

朱杰人指出朱熹除了是一名哲学家、理学家、思想家,还是一位著名文学家与诗人,其诗仍现存1200多首。朱子不仅对《楚辞》与《离骚》烂熟于心,而且将其视为学诗的根本,在其心目中具有特殊地位。

朱子一生遍注儒家经典,在其晚年,却花费大量时间编著了《楚辞集注》《楚辞辩证》《楚辞音考》《楚辞后语》等作品。朱熹之所以会如此关注《楚辞》,这与其当时所处的政治环境与人生遭际密切相关。庆元元年,宁宗听信朝臣谗言,将道学视为伪学,将朱子列为党魁,其弟子蔡元定也遭受伪学之殃,被贬道州而卒。朱子逐渐失去了继续研究理学的政治环境和话语空间,于是只能转换频道,从纯理学的研究变而为较单纯的文学和宗教研究。《楚辞后语》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

朱杰人认为屈原的所作所为“皆出于忠君爱国之诚心”;屈原的著作“皆生于缱绻恻怛、不能自已之至意”。他认为历代对《楚辞》理解都“已失其趣”,连司马迁都“未能免”。前人没有理会到当年屈原情感上的抑郁,也不能从义理上理解和阐发屈原的所作所为,以至于屈原的精神及其赋作的深刻内涵“不见白于后世”。

(现场观众)

朱熹对长期以来人们对屈原的误解甚为不满,说:“屈原本是一个忠诚恻怛爱君底人,观他所作《离骚》数篇尽是归依爱慕、不忍舍去怀王之意,所以拳拳反复,不能自已,何尝有一句是骂怀王?亦不见他有褊躁之心,后来没出气处,不奈何方投河殒命。而今人句句尽解做骂怀王,枉屈了屈原。”这就是朱子要注《楚辞》的原因。面对着南宋外有少数民族的虎视眈眈,内有奸臣当道的时代背景,以及道学人士备受打压排挤的社会现实,可知朱子其实是借注《楚辞》而注自己。朱子在编撰《楚辞后语》时,对于作品的收录标准,首先要求其与屈原的作品存在精神情感上的一致性;其次要与屈原作品无心冥会,而非刻意模仿;此外还须符合义理、指意深切、有补于世。

最后,朱杰人带领现场观众共同欣赏了《楚辞后语》中的《越人歌》、项羽《垓下帐中歌》、汉武帝《瓠子之歌》、《乌孙公主歌》等作品,并指出朱熹之所以会将张载的《鞠歌与吕大临的《拟招》收录在《楚辞后语》的最后,是为了让学者知道“学之有本而反求之,则文章有不足为者矣。”学习的目的在于立志求道成德,而不在于章句辞赋。

屈子书院始创于北宋年间,曾称汨罗书院、清烈书院、屈原书院等。现在的屈子书院是在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长春同志的支持下开始重建,于2017年端午节正式对外开放,为中国目前体量最大的穿斗式偶数开间的全木结构仿古建筑,地处湖南省汨罗市玉笥山北麓的屈子文化园内,具有展览、讲学与藏书三大功能。

此次论坛由中共湖南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和中共汨罗市委宣传部指导,屈子书院、屈子文化园和凤凰网湖南频道联合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