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乡麻阳“水上运动”火出圈

2022-09-27 18:31:21 [责编:唐卓婧]
字体:【

全媒体记者 肖军 卢嘉俊

通讯员 段唐平 谭雅丽

在刚闭幕的湖南省第十四届运动会上,来自麻阳苗族自治县水上运动学校的男女两支龙舟队大放异彩:省运会龙舟项目设6枚金牌,麻阳这两支龙舟队代表怀化市出征夺得5金1银。

该校16岁小将黄艺林在皮划艇项目中夺得3金。

骄人的战绩,令同行刮目相看。

这不是麻阳水上运动第一次“出圈”。每年省级、全国各重大赛事的龙舟项目,麻阳龙舟队总能摘金夺银,皮划艇项目在国际比赛中多次取得好成绩。

大山深处的麻阳,水上运动何以“出圈”?9月25日,记者来到苗乡采访发现,耀眼的成绩背后,既有麻阳体育健儿“肯吃苦、能霸蛮、勇争先”的拼搏狠劲,也有教练十年如一日的守护耕耘,更有麻阳群众刻在骨子里对龙舟等水上运动的挚爱。

不爱浓妆爱龙舟,水上“野百合”也有春天

由成七妹担任队长的麻阳女子龙舟队,在省第十四届运动会女子龙舟比赛3个项目中斩获2金1银。这支队伍却是“临时”组建的,前后训练时间不到两个月,平均年龄已超40岁。

从省运会上的赛场归来,52岁的成七妹又回到了她熟悉的建筑工地上绑扎钢筋。

一顶黑色鸭舌帽,紧身的龙舟比赛服,混搭的装束难掩其身材的健硕。“白天和钢筋水泥打交道,下班和龙舟打交道。”回忆起备战省运会的日子,成七妹感慨万千。

今年6月的一天,麻阳水上运动学校教练滕海生,在“沉寂”了许久的麻阳龙舟微信群内发了一条信息:“我们准备组建一支参加省运会的女子龙舟队,谁愿意报名?”

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报名参加”“加我一个”“我也去”……微信群内瞬间热闹起来,大家纷纷报名。

最后确定参赛的14名运动员均为非专业运动员。她们当中有的是与钢筋水泥打交道的工人,有的是种植柑橘的农民,有的是在县城工业集中区务工的宝妈……也就意味着,队员白天都要工作。

放下工作,全身心投入比赛?对于这群想要“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来说,显得有些不太容易。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今年57岁的陈玉芳是队里最年长的队员,她告诉记者,为了一个不落、全员参与,大家商量每天下班后的下午5时30分,准时准点参加一个半小时的训练。

“不觉得多苦,凭借的就是一股子对龙舟的热情,爱这个味儿。”陈玉芳说。

虽然工作忙,但队员们都挤时间来训练。谈及训练的艰辛,大家一笑而过。“拿最时髦的话来说,我们都是农村‘斜杠’妇女。”队里最年轻的队员,24岁的滕渊笑着说。

在训练过程中,却遭到不少质疑。有群众开玩笑道:“别人的龙舟队顶多是‘大妈级’,我们的龙舟队还有这么多‘奶奶级’的选手,这能赢过别人吗?”

没有专业训练场地,条件设施简陋,训练经费紧张,麻阳女子龙舟队却心无旁骛,刻苦训练。

“有一回我们划开心了,用力过猛,船都漏水了,教练都去修补了两次。”队员滕银银说。

看上去嘻哈闹腾,可在比赛场上,这支队伍却气势如虹,令对手敬畏。

“在省内女子龙舟比赛这个项目,这几年,我们几乎没有对手。”成七妹说,她拥有17年龙舟竞赛经验,参加过大大小小数10场龙舟赛事,还曾代表国家队在澳大利亚夺得女子龙舟比赛项目金牌,这些经历,是她的底气所在。

教练滕海生介绍,队里的多数队员都是2017年全运会的“老班底”,在当年全运会女子龙舟竞赛的3个项目中,麻阳女子龙舟队代表湖南夺得3枚银牌;在2019年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中,代表湖南在男女混合龙舟项目斩获金牌。第十三届湖南省运动会上,这支女子龙舟队一举夺下女子龙舟项目的全部金牌。

“我现在每天坚持跑10多公里路,就是希望保持良好的身体素质,还能参加下一届省运会。”53岁的队员胡秀霞说,本届省运会还有一块金牌没拿下,这让她们有些遗憾,希望在下届省运会实现龙舟项目的“大满贯”。

既为奖牌更为育才,苗乡水校初心未改

在本届省运会青少年组皮划艇(静水)比赛赛场上,年仅16岁的黄艺林,初次出征省运会便拿下3块个人金牌,成为本届省运会皮划艇项目令人瞩目的新星。

当人们得知黄艺林来自麻阳时,许多人表示并不意外。

“宁输一丘田,不输一篙船!”有人曾这样描述麻阳人对于龙舟竞渡争先的热情。每年端午在锦江河举行的盘瓠龙舟赛是麻阳人追捧的盛事。“麻阳人熟悉水、热爱水,水性出众是我们制胜的基础。”麻阳水上运动学校校长黄峰说。

2017年,年仅11岁的黄艺林第一次接触皮划艇运动。由于喜爱,他主动来到当地有名的麻阳水上运动学校,希望可以在这里接受皮划艇训练。

当时,麻阳水上运动学校的教练滕海生说:“那你来‘玩’一下。”于是,黄艺林就在滕海生面前划了一次。滕海生看到这个小孩这么喜欢皮划艇,又有着惊人的潜力和天赋,便欣然同意他入学。

没想到,黄艺林的家里人却不同意,尤其是其父亲。黄艺林是家中独子,家里人害怕以后风吹雨打的训练,他小小的身体会吃不消,况且训练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担心他的学习跟不上。

“我热爱这项运动,不想放弃。”黄艺林说,他母亲是少数民族运动会秋千项目的教练,对他的选择较为理解。滕海生便找到黄艺林的母亲游说,通过她说服黄艺林的父亲。

训练很苦,但黄艺林从不叫苦叫累。为了不耽误学习,他早上6时30分就去学校读书;放学后便来到水上运动学校训练。没有寒暑假,也没有周末。

在麻阳水上运动学校,像黄艺林这样的孩子还有许多。

创办于1972年的麻阳水上运动学校,前身为麻阳业余体育学校,1987年更为现名,培养的学生先后在龙舟、皮划艇、游泳等项目崭露头角。

在本届省运会上,代表怀化市出征的男子龙舟队员中,大多数为该校培养。其中,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龙舟俱乐部工作的队员曾德林和田林,如今已成为职业龙舟队员,也有着一份不错的收入。为了替家乡和母校争得荣誉,他们这次特地返乡充实龙舟队力量。

滕海生告诉记者,来水上运动学校训练学习的孩子,许多都来自农村家庭,这些孩子为了改变命运而选择了这一条道路;他也希望将自己的梦想,在这些孩子身上延续。

曾与奥运会失之交臂、回乡任教的滕海生,12岁时参与皮划艇竞技项目的训练。2001年,他从省队进入国家队,由于训练导致腰伤,2007年从省队退役,返乡担任麻阳水上运动学校总教练。

在滕海生办公室的墙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各种训练重点和训练计划。

“往省队、国家队输送更多专业人才是我的目标。”滕海生说,学校往省里、国家输送了大量人才,水校学子拿到的奖牌不计其数,还走出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男子龙舟项目冠军队伍成员曾德林那样的优秀运动员。

滕海生也看到了竞技比赛运动员退役后的短板和发展困境。

“运动员竞争很激烈,很多竞技运动员在比赛中能拿到很好的成绩,但由于压力和伤痛原因没法继续更进一步,这些孩子退役后就业和生活难以保障。”这让滕海生萌生了新的愿望,“我们会尽全力帮助运动天赋出众的学生走好高水平竞技之路,其他的学生我更建议能通过体育单招的方式走进大学殿堂。”

2007年至今,陆续有水校学子通过全国体育单招考入西安体育学院、聊城大学、郑州大学等高等院校,毕业后找到了称心的工作。